Monthly Archives: April 2014

陽光是佔中剋星!

「佔中」最近戰鼓頻催,準備七一發難,逼港人承受傷害。幫港出聲上周公布「陽光射佔中」行動,看這幾天佔中痛駡我的情況,原來陽光策略正是最佳剋星,有效對付不顧香港死活的「佔中」分子。

上海之行是「鬆綁」之旅?

【明報專訊】泛民立法會議員上海一行與中央官員見面會談,對香港最重要的信息為何?在我看來,這顯示了「佔中」這神仙索作用,已開始失效,綑綁泛民黨派的繩索即使未斷,大都已經鬆綁。雖然政改還有很長路途要走,最少,大部分人已站在正途上。

基本上,去者去,留者留,到訪上海泛民中人已經二分。離開的是激進派唯一出席者「長毛」。梁國雄最早表態會去上海,最終是去了等於沒去,被王光亞批評,更加合合尺。在激進分子眼中,梁玩了中方一鋪,肯定得分。在其他香港人來說,包括不喜歡梁國雄的人,梁根本不在乎。所以,對他來說沒關係。

最重要是「長毛」懂得先旨聲明帶這樣那樣上去,佈局令他自己在海關被截,早有盤算,避免了「玩大嘅」的危險!再一次證明他是政治玩嘭高手。

工黨何秀蘭及張國柱到了上海,又找到理由,未見中央官員前便離去,正符合工黨及李卓人的「寧取佔中,不要政改妥恊」的基本方針。既沒失了反中支持者信心,又可以「賴」中央,兩全其美。雖未及梁國雄擾攘吸睛,但也交足戲了。

這樣一來,激進派加工黨已表明心䤪,佔中及不妥協是唯一選擇,即使張曉明約談,他們出席,也只是抽抽水,做做show而已。

留低的又如何?

其他泛民黨派,受到絕大多數港人樂見相談壓力,正好半推半就,讓香港人見到他們願意到上海,也坐下了面談,目的已超額完成,也可以向想有普選的香港人有所交代。這看來重要,其實,背後的意義更為重要,歸納共有3點:

第一,與會者可建立直接溝通渠道。大家開會送禮物做show 一回事,閉上門又是另一回。開完會後一句:「以後如何可以聯絡?」就此搭通線路,即使拿不到私人電話,最少都有個直接聯絡方法,不再需要「搭上搭」,靠些北京來人做中間人,或在港「有力」人士傳話。

這一點重要不重要?當然極重要,direct access (直接渠道)永遠是政治上重中之重,更證明閣下在對手眼中之重要性。奧巴馬和普京之間有直通電話,美國和中國也不斷加強互通渠道,美國軍方到訪中國,不也是向人民解放軍領導拿個電話?有事可以馬上通話,減低誤會機會。至於這一次上海之行,誰拿到誰的什麼直接溝通渠道,可能要直接問問與會者,在下無可奉告了。

第二點,泛民各大黨派這次公開接受了「大」一國「小」兩制的現實了。以前和中聯辦見面也怕被人說成「黑箱作業」,大有顧慮。今天,上海之行完成,香港人有指控泛民行為不當嗎?所以,大家還不鬆了口氣。

有人會問,和中央溝通有問題嗎?當然沒有!但在泛民中人來說,太多人在爭(選舉期)愈來愈少的票時,分也不夠分,任何可引發被人攻擊,而令自己在自己友選民中失分的,誰願意冒這個險?這一回,人民表了態,看來沉默的大多數票源是存在的,大家不用再擔驚受怕,談就談,接受已經是事實的事實,當然看來有點奇怪,就當它是遲來的春天吧,又何妨?

第三,佔領中環的神仙索作用開始失效。它本意是綑綁所有泛民政黨,出面的是戴耀廷等三子,背後當然另有高(肥)人!如意算盤是先佔了中,搞亂了大局,那雙方哪有談的空間。

但中方早早釋出善意,談也不談怎能說得通?香港人也不會放過泛民。佔中背後操盤者這一下硬上弓綑綁招,行不通了。最重要的啟示是長毛走,只得死硬佔中派的工黨離去。所有人留低已代表大家自動鬆了綁。

事到如今,馬上推七一佔中又如何?看來大多數泛民黨派議員已經開始了傾的第一步,又怎能還未正式談判,就先拳打腳踢香港人一頓,與中央及香港人「反面」?支持佔中?口惠還可以,實質就是否不知如何才好?

面對這突變,佔中操盤者是否會安排學生組織,加上激進派及工黨,在台灣串連起台獨(施明德)及民進黨操控的學運分子,騎劫佔中,在七一發難,把香港變成曼谷?看來,動亂的兇險不會減低。

所以,為了自己及家人的安全、香港的和平、2017 的普選,我們和香港人還須努力,盡法減弱鼓吹佔中及其支持力量。方法是有的,我們正在商討及安排中,容後公布。

議員上海之行後,我個人對這次政改成功的機會較為轉樂觀,雖然,目前距離真正「講數」期還差了6、7個月。無論如何,鬆開了綑綁,始終是件好事。不過,這只是第一步而已!

不民主,小圈子,篩選!

The best things in life are free,大家聽多了。免費的東西當然好,但best未必適宜解讀為最好,這樣一來,大家心中自然把自己最想要的代入了,那反而不準確。把這個best解釋為世上最珍貴,比較貼切。

等香港大病了才醫,好不好?

亡羊補牢未為晚也,是大家熟悉的成語!做錯事,誠心誠意尋求補救,不致有人苛責怪你不太遲。現代說法是遲到好過無到。可能就是有了這一句,人們變得後知後覺,等壞事發生了、成了形,才張羅方法來減低禍害?但時代改進,大家追求的是防禦勝於治療。病毒可大可小,以為發燒,原來是禽流感,性命都有危險,無理由等自己病到半死才慢慢去醫。何況一旦大病,唔死都有排醫,何必呢?

「公民推薦」致命的弱點

【明報專訊】18位學者提出的公民推薦政改方案有一大進步之處,就是貼近《基本法》,也可能符合憲法要求。可惜它有一個本質上的弱點,令它在公平競選的大前提下,不能實行。

學者方案建議,任何人首先要得到大約7萬選民推薦(總選民的百分之二),此乃第一關,隨後,又需取得八分之一提名委員會委員支持,這是第二關,就可以成為特首候選人,接受香港人一人一票普選洗禮。

Powered by WordPress | Designed by: suv | Thanks to toyota suv, infiniti suv and lexus su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