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March 2014

天才與白癡,奇才又怎樣?

王維基是公認的商業奇才,具創意也曾創業成功,更是億萬富豪,不少年輕人視他為偶像。許氏兄弟有套經典港產片《天才與白癡》,不過這兩個詞未必是相反詞,因為不可能非天才就是白癡,更可能是相對詞。例如在天才面前,相比下其他人表現會像白癡?奇才又如何?

周融認為港交所,投資者及市民應問王維基的問題

王維基先生在13年12月19日宣布,香港電視用1.4億多買下中移動擁有的流動電視牌照。在新聞發布會上,王先生手拿插上天綫的電話、iPad示範這個新嘗試,更公布7月1日啟播,全場鼓掌。記者問他預計何時收支平衡,他說愈多觀眾、廣告愈多、愈早達成。他沒說是十年還是八年,他提的是一年、兩年或三年!投資者看到此信息,相信王先生的樂觀、眼光及投資,追捧香港電視(1137),股價急升了八成。不到三個月後的今天,王維基突公布停止製作節目,7月1日不能如期啟播,無限期押後。市場股價的反應可想而知。

港視為何停拍節目 無法啟播?

2014年3月13日 信報

在電視新聞及報上看到香港電視和王維基宣布馬上停拍節目,無法按原先宣布的7月1日啟播流動電視。心中有點難過,因為王兄是個奮鬥型的創業家,多一個電視台、多些不同節目,對我等觀眾更是好事。但一想再想,又有點不明!

筆者自問比一般人了解流動電視,因為也曾對此發生興趣,也有做過些工夫,雖然後來沒有成事。

容我向《明報》進一言

【明報專訊】我是《明報》的長期讀者(十一二歲已初讀金庸先生連載),也是投稿人,和《明報》很多員工相識有時、交往多年。只想在此向《明報》進一言。

近幾年,讀《明報》多了些奇怪感覺,某些日子依稀好像新聞版面和社論有着「各說各話」。新聞版面上「評論化」(Editorialising)的情况多了,在《明報》來說,不是好事,因為這是與新聞正道背向而馳。某些報紙颳起的歪風,吹到了《明報》?再誇張一點說,內部不同意見浮了面,是否在版面上半明不暗地對着幹?

偷走你12天,如何?

周末看了《被偷走的12年》,一套近三小時令人透不過氣的電影。一個「自由身」黑人小提琴手被拐賣到美國南部,做了12年奴隸。完場時觀眾陸續離座,戲院還是靜悄悄的,因為氣氛太凝重了。心中在想,這是上兩個世紀,美國南北戰爭前發生的真人真事,今天該不會再存在了。但回心一想,難道今天沒有被拐帶的婦孺?在學校門前,不是也有些不知是誰的人企圖帶走兒童嗎?試想親人「被失蹤」後,家人是如何焦慮和痛苦?

Powered by WordPress | Designed by: suv | Thanks to toyota suv, infiniti suv and lexus su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