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September 2013

4對20的劣勢 ——「佔中」如何贏?

【明報專訊】取易不取難是謀事成功的硬道理。當大聲疾呼,力爭達到真普選的人選擇的是幾乎沒可能成功的方法時,人們就不禁問究竟目的為何?全力鼓吹「佔領中環」的泛民主派各政黨及27位議員,面對正是這問題,也許他們應再自問一次。

「佔中」是迫使北京向「真普選」讓步,這說法大家聽了半年多了,但如何才做得到?充滿信心大喊「我們必勝」,是否就可以改變現實?事不離實,香港政制向前走始終要跟隨法律規定的五部曲。第一步就是政改方案要在香港立法會以三分之二大多數通過。

原則、方法與食香蕉

獨自一個人打高球有個好處,就是可遇上不同人。和陌生人共處四、五小時,聽到及學到的新事物可不少。一次碰上一韓國朋友,才了解到原來食香蕉的文化也會有別。

事緣在場上買了幾根香蕉,分而食之。韓國友人見我在蕉尖把蕉皮撕開,由頂咬下,告訴我韓國沒有人這樣吃蕉。他說他們在蕉底(較圓的一邊)一扭,就把蕉皮弄開了,加上蕉芯在底部,大家是不吃的,然後從底吃起。我從來不知食蕉有那麼多道理。至於我個人,方法不重要,唯一原則是吃到香蕉就可以了。但我不會拒抗他人用其他方法食蕉。

跟着我笑說,幸好我們不是活在小人國,不然香蕉從哪一方吃起都可以是另一開戰理由。他像有點迷茫,可能他不知道小人國的戰爭是由半生熟蛋引起。究竟早餐吃半生熟蛋應該在尖那一方,還是圓那一方用小匙砸破?那就是戰爭的來由。

最近在「幫港出聲」的工作,不時有人質詢我們為甚麼不提出解決普選的方法。這樣一來,令我再次想起食香蕉和小人國這兩個故事。我支持普選在2017年香港一人一票選出我們的特首。這是原則,但是否不提方法就是沒有原則,變成不支持普選?

原來在大人國與小人國這故事中,Gulliver(格利佛)也碰上同一問題。小人國的國王逼他選擇吃半生熟蛋,是應該從尖那方還是圓那方砸破,不表態就是不忠貞,也可引來殺身之禍。童話故事這些情節可能令大家笑出來,但在現實中發生又如何?

我相信在沉默及普通的大多數港人中,絕大部分是支持香港有普選,但對方法沒興趣,沒意見(如我一樣)大不乏人。幸好「幫港出聲」內不缺有識之士。我們的教授們對政改方法當然有不同意見,也樂於和社會分享。這樣就好了,就讓方法人談方法,原則人享受原則算了。有香蕉,請幫我多拿幾根過來吧。

香港只准「恨」,不能有歡笑快樂?

上周在YouTube看到一群浸大生O Camp在比較空的地鐵車廂內玩「火車捐山窿」,非常開心,笑聲不絕,更感染了其他乘客,面帶笑容。結果在網上被人「鬧爆」,報紙上也如此報道。似乎浸大在接受查詢時,反應是道歉。小事一樁,對不對?

又是否可以用另一種尺度來看事情呢?我在網上看到的留言,「鬧爆」的當然有,但更多人覺得「無問題」呀,甚至說開心是好事。不禁想香港究竟在走向哪一處?

「選」議員是否代表要「撑」他撑到底?

香港很多人都喜歡說「撑」這個字,一句「撑你」,好像馬上把事放到「義無反顧」、「兩肋插刀」的地位,毋須再分辨是非黑白。只看人不看事,被「撑」者做甚麼都一定對!這正確嗎?

今天「幫港出聲」在《晴報》及其他報紙刊登的全版廣告,問泛民黨派選民「和平香港,你想嗎?」,正是希望大家思考「選」議員是否等同要「撑」他撑到底?

Powered by WordPress | Designed by: suv | Thanks to toyota suv, infiniti suv and lexus suv